赤道在哪里

我的房间里有一张世界地图,正对着床,和魏格纳一样,无聊的时候会对着地图看看。看着看着就会发现一些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的东西

阅读全文

高烧和低烧

武汉肺炎期间出门上班,关关设卡关关测温。关于体温和发烧,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高烧和低烧到底是怎么划分的。

阅读全文